中午吃飯的時候  和彼得一起吃飯 
這傢伙沒吃早餐竟也沒食慾
本來以為是公事惹得心煩
前幾天我也是一聽到白色恐怖後就食不下嚥

沒想到不是醬的
那傢伙  分手了  很平靜的 
和他那無緣的女朋友
雖然我驚訝了一會兒
但一下子就平撫了

該怎說呢  只能說這是早晚的事
本來就不看好   平常除了替彼得抱不平外
我也不知能再多說什麼  只能祈禱他的所做可以換得她女友的親睞

長長的沉默後
他說
他的心  刺刺的 熱熱的

是不是她的那些話一直往心裡鑽 
所以刺刺的 熱熱的 痛痛的  我說

是阿  彷彿一枝冷箭  一直往心裡去  我心裡OS
 

親愛的  我懂  
一切都會過去的   剛開始難熬了點
時間會沖淡很多東西   
這些話  送你  也送我自己

 

    全站熱搜

    可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