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與黑暗

"對薩賓娜來說,活著意謂看著。視覺受限於某種雙重邊界:令人目盲的強光以及全然的黑暗。

她對一切極端主義的厭惡,或許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極端的事物標示著邊界,一但越過這邊界,生命就會終結。"

女人

"她懊悔自己那麼沒有耐性。如果相處久一點,說不定他們會漸漸理解對方所說的話。

他們的詞彙會像非常害羞的戀人那般,靦腆地,慢慢地互相靠近,她們各自的音樂會開始融入對方的音樂之中。可是一切都太遲了。

是的,一切都太遲了,薩賓娜知道她不會留在巴黎,她會到更遠的地方,越走越遠,

因為,如果她死在這裡,就會被封在石板底下,對一個不知停歇為何物的女人來說,想到她會被扣在那裏,永遠不能再奔跑,這念頭簡直讓人無法忍受。"

                                                                                                                                                                   By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

倏地我想起還有那麼一本書躺在書櫃裡

從大學四年級開始   那是本絕版書  以當時而言

米蘭。昆德拉語帶批判的寫實社會對一個只對感官玩樂有興趣的大四生而言 似乎是沉重了點

我總是再看看停停 出了社會後 一個忙碌 又是個蹉跎

在之前得知你也閱讀著這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時 再次翻開上次閱讀的腳印

幾米向左走的男生書籤清楚的標示著  Page 58  果然還是條漫漫長路阿

那是我送我們的書籤 分手後你留下女生向右走而給了我男生的

我不禁的又想你是否也用"她"來標示著你閱讀的痕跡呢   我又多慮了

沒想到再次閱讀大師的作品居然是因為貪婪得想在書籍中尋找想法相遇的可能

又或是就像你追逐著我看過的書籍 引用裡面的句子 使我知道那已是不可能

我只是單純的想縮短分手後的鴻溝 當然 距離這麼遙遠 我們當然也已經沒有相似的理由

你說是吧

 

 

    全站熱搜

    可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