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個泛著些微涼意的夜裡   坐地鐵準備回浦東的路上  

胖展莫名的說了   我最近越來越會看手相了   然後端詳的看著自己的手掌

我馬上好奇的打開雙手希望它可以從這像樹枝狀分佈的細紋中看出什麼端倪

胖展教我攤開左手先   又叫我把右手打開

他先是說了你很聰明耶  至少在手掌中看來   怎說怎說我馬上反問

他說因為你的後天並沒有把你的智慧線給縮短阿  他笑超大聲的   感覺有點反諷

而後   他發現我右手手中的一個黑點    一陣沉沒後突然問這是怎樣出生就有了嗎

我看著它  淡淡的說了幼稚園留下的一個疤

突然想起在幼稚園喜歡寫很尖的鉛筆   往往要寫沒幾個字就要銷鉛筆  

剛銷好我放在手上玩   我妹一跑過來碰撞到我    導致整支筆蕊就插進手心    當時整支筆還整個黏在手掌上

但是很神奇沒流血 我也沒哭只是挺痛的 而傷口也就這樣好了

但卻留下了刺青般的鉛色在我的掌心中   

問他怎麼了   他笑著說你應該是在之前曾跟人許過山盟海誓    所以留下記號了

你唷  上輩子不知道怎麼騙人家感情的喔~被做記號了

而我倒是被他這回答給震攝住了   這種回答   一個無心的傷口   居然有這麼大的涵義嗎?   我一知半解

回了句   誰知道是誰騙誰呢???    說不定是我被騙了呢???

看著外面飛逝的窗景   我們知道快要到地鐵終點    又是要返回工作崗位的時候了...

明天一醒來   勢必又是忙碌的一天

    全站熱搜

    可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